| 专题报道 | 图片新闻 | 留言咨询 | 投诉举报 |
 
| 协会信息 | 工作动态 | 慈善风采 | 爱心感言 | 爱心故事 | 爱心呼唤 | 爱心平台 | 爱心往来 |
    栏目导航 网站首页>>爱心故事 >>援助故事

西北人
  发表日期:2017年8月30日  共浏览3096 次      字体颜色:    【字体:放大 正常 缩小】 

应  坚


       论从地理高度,历史厚度,还是从文化的广度深度来观照,中国的西北都是一个难以企及的高标,让中国几乎所有其它地区的物种(主要是读书人)侧身西望,为之倾倒并顶礼膜拜。高标不见得是一种幸运,高原苦寒灾难频仍,丰饶广袤的国土,往往伴随着绵延千年的杀伐,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对待自然的残酷以及人生的无常,自有其特定的态度。

历史上,西北几千年来多民族长期杂处,汉回蒙藏,狄戎羯羌,匈奴突厥,契丹党项,资源的缺乏、气候的恶劣以及游牧与农耕的本质对立,让掠夺与征战成为千年的主题。“白骨露于野,千里无鸡鸣”,曹操在《蒿里行》是的描写就是最逼真的写照。当白毛风、沙尘暴、灭绝一切的大雪灾,以及无数的杀伐、血洗、劫掠瞬息而至,当战败的族群中十三岁以上的男儿全部被枭首灭族,此时刚刚走进大西北的你会更加懂得,从古代走向现代的西北人,那种面对厄运时的豁达,那种生就高亢闪亮的嗓音,以及彪悍孔武的习性,好吃油泼辣子面的口味,这些长期积淀下来并系于呼吸之间的族群文化性格,让西北人成为了一个独特的文化符号。

灾难骤然加之而不惊,抗争并宿命般地接受命运,成为西北人性格的常态。而相比于偏安的江南以及偏居在那里的江南人类,久居西北的人,其脸上往往也呈现出迥异于前者的独特面貌:平板,憨直,厚重,少文。总之,像极了秦陵出土的兵马俑。走在西安、兰州、平川的大街上恍若隔世,似乎任谁脸上都有那种经过高温烧制仍面沉如水的淡定。

大西北诞生了中国历史上赫赫有名的王朝:周,秦,汉,唐。它们被公认为中国封建帝国的顶峰,并在公元前1500年到公元900年这将近两千五百年的时间里,在很多时候遥遥领先于世界。奇怪的是,相比于异族的赢者通吃,汉人自始至终没有形成大一统中国的国家霸权意识。相反,中国强大之后通常都是实行王道。这个源自道家的理念,日后被儒家发扬广大,与强而霸的思想迥然不同。

      历史上的强大中国常常以天子之威主持正义,秦始皇建设驰道并五次巡游;汉高祖威加海内衣锦还乡,巡游的真正用意不过是征服之后与周边部族和谐相处,高明的皇帝往往实行怀柔,善待甚至厚待小国。即使如唐太宗亲征高丽,不得已进行有限的战争,往往也是为了维护正义捍卫正统。这也形成了西北历史上长期以来非常滑稽有趣的矛盾现象:大打出手的双方一边相互征战,一边又在你死我活中忙着彼此结亲。今天和蕃明天嫁女,后天亲征大后天称婿。历史就这样在磕磕绊绊的战争与和平中不断重复演变,无论是横扫六合的秦始皇,威加海内的汉高祖,还是励精图治的汉武帝以及开疆拓土的唐太宗,几乎无一不在征服和妥协中循环往复。

历史造就了帝王,也成就了无数的武将文星。让胡虏闻之胆慑的大将卫青、李广,“匈奴未灭何以家为”的白袍小将霍去病,面如黑炭的西征将军尉迟敬德和红袍东征的薛仁贵,乃至身遭腐刑含辱奋发的司马迁、开拓西域的张骞、西天取经的玄奘以及诗仙李白、诗圣杜甫,他们共同撑起了如星汉般灿烂的汉唐文化,成为后世中国人心目中的精神偶像。

走进西北,零距离地接近、蹴踏甚亲手触摸这些或深埋脚下或近在咫尺的陵墓、陶俑、碑文、塑像,你会感觉到这些伟大而鲜活的生命就在你眼前演绎着那些惊天地泣鬼神的故事。上千年前,就在这片广袤无垠的祖国西北领域,这些“西北人”用生命打造起“大秦、大汉、大唐”这些不朽的国家品牌。

历史已经成为过去。今天,当你徜徉在西安钟鼓楼回民街,徘徊在兰州黄河母亲雕像前,漫步在平川清晨的街道杨树下,你遇到的西北人已经泯然众人。但是一方水土养一方人,西北人,尤其是西北男人,其自身精神风貌、面容长相以及语气声音仍旧保留着浓重的西北色彩。很多东西是凝重不变的,相比于内地,西北男人的面相偏于平板、憨直甚至局部有些凹陷;其肤色也更接近黄土地与黄河的颜色,衣着色彩也相对单调。与此同时,西北女人的性别感也不够突出,穿着偏于保守,面部表情也不够丰富灵动。这无关优劣美丑,完全是历史岁月的积淀。

西北美食中最喜欢的是兰州牛肉拉面,我觉得它是很雄性的:辛辣、鲜香、口味浓烈,里里外外都透着一股阳刚之气。它和西北特有的以高亢嘹亮著称的戏曲秦腔以及我格外偏爱的陕西“狼式”足球一样,这种重口味是真正属于高寒之地西北的。依照中国传统的五行学说,西方属金,本多肃杀之气,提起西北我们立即会想到“平林漠漠烟如织,寒山一带伤心碧”,想起“西风残照,汉家陵阙”,想起“秦时明月汉时关”和“青海长云暗雪山”。

不过,站在西安钟鼓楼下,看着那紧闭的城门,巍峨的角楼;站在黄河古渡口和北武当山上,看那黄河蜿蜒如龙奔腾而去,你会感到内心一股豪雄之气从岁月的谷地升起,此时你会油然想和历史上的秦皇汉武唐宗宋祖对话,并深深庆幸那些伟大的先人正是我们民族的魂魄所系。当想象中西北人系着白肚子头巾打着腰鼓,衬着蓝天白云间或夹杂着西北女人特有的红花袄,以及束腿棉裤的时候,你会为西北人原创的生命力和骨子里生生不息的雄性气质而震撼。

西北人当然是很雄性的。西北人已经明白自己落后了,但说起他们的祖先,西北人一定是无比自豪的,因为没有西北历史,就没有中华民族的今天。


上一篇:我们的长征
下一篇:品如梅花香在骨 心如善园玉为神——梅园印象


·专题1信息无

·专题2信息无
 
 · 我区餐饮企业请100多名环 [5353]
 · 于丹教授在平川开展《感悟中 [4518]
 · 平川区第二届慈善会会员代表 [4498]
 · 在“爱心被褥”捐赠仪式上的 [4310]
 
 相关文章: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与本站立场无关!)
相关评论无
发表、查看更多关于该信息的评论 将本信息发给好友 打印本页
专题报道 | 图片新闻 | 留言咨询 | 投诉举报| 网站地图 | 联系我们 |

白银平川慈善会网站 [陇ICP备14001333号-1] 承建: 雕龙数码 2014-2020
地址:甘肃省白银市平川区 邮编:730913
电话:0943-6626932 邮箱: bypccsh@126.com QQ: 153176965
页面执行时间:93.750毫秒  [后台管理]